“当死者死,当病者病,当侮者侮。”

【石青】美女蛇

从前有一个石切丸,是个书生,要进京赶考。 一日行到黄昏,该找个地方休息了,正好看到一座佛家宝塔。塔身巍峨,凑近也可看到斑驳的雕梁画栋,可见曾经十分华丽。只是如今已经破败,虽不至于残垣断壁,但满是灰尘,周遭蓬蒿足有数尺深。 好在石切丸不是十分讲究的人,有地方睡就十分满足,今夜便在此留宿。花了些时间整理出一个能睡的地方,天已经黑下来。他见外面夜色晴好,遂出门赏月。 这时他听见有人叫他,巡声过去,是个年轻人。在墙头上只露了脸,还被头发遮去小半,但看着也是面容姣好 见他回头,年轻人笑一笑便下去了。 石切丸有点困惑,但自己脚程不快,夜里也看不清,决定明日再找那个年轻人 第二日,石切丸去年轻人出现的地方找了找。然而目之所及只有近人高的蓬蒿,既找不到人,也看不到什么痕迹。他心想,本以为能新交个朋友,看来是没有这个缘分。 回到宝塔,看到有一瘦高男子立于塔前,长发及地,形貌迤逦,佩有长串的佛珠。 此人自称数珠丸,因为尘缘未了而带发修行。此行是为寻找自己的弟弟,也为了却尘缘。 他又说石切丸面上带有妖气,怕是撞到了什么怪异。问他可有遇见什么奇怪的事。石切丸想了想,似乎只有昨晚的年轻人有些奇怪,便与他说了。 数珠丸沉吟半晌,道,这怕是美女蛇。这位施主的气息温润充沛,正是妖物喜欢的。美女蛇对自己的猎物,会叫上三次。第三次便是被吞吃入腹之时。 但也不必担心。僧人拿出一小匣。此乃飞蜈蚣,专治美女蛇。你只要将其置于枕边,自然保你性命无忧。 石切丸谢过,但心有疑虑惶恐。入夜并未将其放在枕边,但也没有离开宝塔。 他在塔的高层收拾了一个房间,辗转不能入眠。不多时,果然又听到有人唤他。 回头一看,可不是那个年轻人。石切丸想叫住他,询问种种困惑。可那年轻人不等他问,又笑着隐去了。 石切丸来到窗边向下看,这里离地面有数丈远,而周围一个人影都没有。 他心想,这果然是妖怪。第三日向僧人说了晚上的经历,对方并不吃惊,只是嘱咐他今日定要用飞蜈蚣。石切丸心中叹息,但还是将其摆在枕边。 又入夜,石切丸未等很久就听到又是那青年的声音唤自己的名讳,可还未说完,枕边的匣子里就飞出一道金光。 只听外面的东西似乎叫了一声,接着又有什么翻滚跌下宝塔。这时那道金光便又飞回匣子,再无动静。 石切丸慌慌张张跑出宝塔,四处寻找跌下的东西。僧人在其后缓步跟上,从草丛里拎出了那妖物。 那妖物是人头蛇身。头发是和蛇身一样的青色,额头上有一小伤,略流了些血。面上还维持着惊恐的表情。 僧人解释,那飞蜈蚣专吸美女蛇的脑髓。现在妖物已死,施主可以安心睡觉了。 此后,又有许多穷苦书生借宿此地,但再无人见过美女蛇。 END 学习太无聊了,翻出了以前的脑洞。 好想聊天,请和我聊天。

花鸟风月四个人……大概就是因为“花鸟风月”这句好看的吉利话恰好能对应游戏里四个颇好看(咖位相近?)的形象才被拉到一起的吧?说实话那种不工整的对应,对于一个只背了几首诗词的人来说也是非常难以容忍了……尤其是青江和月,那个联系可以说是非常牵强了 但是第一个想出来的人还真是挺厉害的,好想找出那个源头啊。 一开始我以为他们在游戏和历史里都一毛钱关系没有……但是知道蜂须贺氏曾为丰臣秀吉家臣之后尝试着挖了一下,简单的翻了翻wiki度娘和萌百 居然还……真有一毛钱的关系 宗三先在信长手中,然后去了丰臣家。丰臣秀吉后,丰臣秀赖赠与德川家。 蜂须贺,有可能是蜂须贺家初代家主蜂须贺正胜作为丰臣秀吉家臣,从秀吉处拜领 青江,在丰臣秀吉手里呆过,后丰臣秀赖赠予京极高次 歌仙的原主细川忠兴,曾为丰臣秀吉家臣。在丰臣秀吉病死后,细川忠兴倒戈?向德川(这段wiki我没太看明白,毕竟不熟日本史……大概是这个意思吧 四把刀聚在一起我估计没有?恐怕有时间差……但是他们还算是有些关联。具体的时间段努努力应该能考据出来,不过我是不想干了 当初我不肯玩刀剑就是因为我知道自己一定会考据癖发作一头扎进故纸堆啊…… 我还一堆事没干呢,这种考据还是到此为止吧……

脑洞?

研究民俗学的大学教授石切丸。某日被一只黑猫缠上了。这只猫皮毛油光水滑隐隐反着绿光,眼睛是稀奇的红黄异色,身形修长身姿矫健,一看就不是流浪猫。非常淡定的在他家蹭吃蹭喝蹭沙发垫,要不是卧室关着门就上床睡觉了。被萌到却有轻微洁癖的石切丸非常头疼。每天都在纠结要不要撸猫。 石切丸班上来了个蹭课的学生笑面青江。因为姓氏很罕见所以找到他攀谈起来。结果是孤儿,研究这个姓氏的路径差不多是断了。但也因此开始格外照顾他,虽然这孩子满口不正经,但学习还蛮认真的,对民俗学确实了解不少。两人熟悉了之后石切丸还打算着去收养过他的地方调查一番。 青江是只活了几百年的猫妖。因为石切丸身上清净温和隐隐带着威压的气息注意到他。很像是以前的神官,在一百年前遇上这种气息青江一定会绕着走的。不过现在哪还有会除妖的神官啊,神官本身就少见得不行。因为太久没遇到过反而来了兴趣,于是就各种蹭吃蹭喝耍他玩。人形用幻术骗了张学生证去上课。 在一起之后。青江: 你特么居然真的当过神官?!你家还有神社?我不要在这呆了我……石切丸(拎住青江光溜溜的后颈): 现在想跑也太晚了一点。 后来知道这个消息被闺蜜们知道了,青江被不是人的的歌仙、不是人的宗三、是人的蜂须贺追着揍了一圈并狠狠念叨了一顿,暂且不表。 我觉得民俗学这个意外的适合石切丸呢……看起来是个很古板无聊的学科,但很多民俗认真去追本溯源的话,都是些很血腥的东西呢。青江活了那么多年搞不好能帮石切丸哦?不过很多事他都不怎么记得了,因为是只重视当下的猫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