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死者死,当病者病,当侮者侮。”

花鸟风月四个人……大概就是因为“花鸟风月”这句好看的吉利话恰好能对应游戏里四个颇好看(咖位相近?)的形象才被拉到一起的吧?说实话那种不工整的对应,对于一个只背了几首诗词的人来说也是非常难以容忍了……尤其是青江和月,那个联系可以说是非常牵强了 但是第一个想出来的人还真是挺厉害的,好想找出那个源头啊。 一开始我以为他们在游戏和历史里都一毛钱关系没有……但是知道蜂须贺氏曾为丰臣秀吉家臣之后尝试着挖了一下,简单的翻了翻wiki度娘和萌百 居然还……真有一毛钱的关系 宗三先在信长手中,然后去了丰臣家。丰臣秀吉后,丰臣秀赖赠与德川家。 蜂须贺,有可能是蜂须贺家初代家主蜂须贺正胜作为丰臣秀吉家臣,从秀吉处拜领 青江,在丰臣秀吉手里呆过,后丰臣秀赖赠予京极高次 歌仙的原主细川忠兴,曾为丰臣秀吉家臣。在丰臣秀吉病死后,细川忠兴倒戈?向德川(这段wiki我没太看明白,毕竟不熟日本史……大概是这个意思吧 四把刀聚在一起我估计没有?恐怕有时间差……但是他们还算是有些关联。具体的时间段努努力应该能考据出来,不过我是不想干了 当初我不肯玩刀剑就是因为我知道自己一定会考据癖发作一头扎进故纸堆啊…… 我还一堆事没干呢,这种考据还是到此为止吧……

脑洞?

研究民俗学的大学教授石切丸。某日被一只黑猫缠上了。这只猫皮毛油光水滑隐隐反着绿光,眼睛是稀奇的红黄异色,身形修长身姿矫健,一看就不是流浪猫。非常淡定的在他家蹭吃蹭喝蹭沙发垫,要不是卧室关着门就上床睡觉了。被萌到却有轻微洁癖的石切丸非常头疼。每天都在纠结要不要撸猫。 石切丸班上来了个蹭课的学生笑面青江。因为姓氏很罕见所以找到他攀谈起来。结果是孤儿,研究这个姓氏的路径差不多是断了。但也因此开始格外照顾他,虽然这孩子满口不正经,但学习还蛮认真的,对民俗学确实了解不少。两人熟悉了之后石切丸还打算着去收养过他的地方调查一番。 青江是只活了几百年的猫妖。因为石切丸身上清净温和隐隐带着威压的气息注意到他。很像是以前的神官,在一百年前遇上这种气息青江一定会绕着走的。不过现在哪还有会除妖的神官啊,神官本身就少见得不行。因为太久没遇到过反而来了兴趣,于是就各种蹭吃蹭喝耍他玩。人形用幻术骗了张学生证去上课。 在一起之后。青江: 你特么居然真的当过神官?!你家还有神社?我不要在这呆了我……石切丸(拎住青江光溜溜的后颈): 现在想跑也太晚了一点。 后来知道这个消息被闺蜜们知道了,青江被不是人的的歌仙、不是人的宗三、是人的蜂须贺追着揍了一圈并狠狠念叨了一顿,暂且不表。 我觉得民俗学这个意外的适合石切丸呢……看起来是个很古板无聊的学科,但很多民俗认真去追本溯源的话,都是些很血腥的东西呢。青江活了那么多年搞不好能帮石切丸哦?不过很多事他都不怎么记得了,因为是只重视当下的猫妖呢

醒,醒了……估计就睡了五小时。 最近非常容易梦见刀剑男士啊,才两个月就有将近十次吧?其他作品再怎么厨也没这么频繁。某呆了三四年的圈子有没有做过五次梦都不好说。 以粉丝经济为模式运转的作品的魔力吗…… 虽然很困但是无论如何要记一下。 今天先是梦见收集到刀剑男士能变成真人……是“本来就是这种游戏”的设定。自认为满脑子黄色废料的我把石青放出来拉拉青江的手就傻笑个没完了,不过更多的什么也不记得,手感也不记得,悲伤。哦还有在游乐园把一期和藤四郎们放出来,一群人还什么项目都没玩就开心的不得了。我总觉得这梦好像有些剧情的,但是想不起来。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嘴角都是口水的痕迹。 梦见需要自己签名的地方,特别自然的签上了“加州清光”……为,为什么啊我也没有特别厨他?字迹还特别端正清秀,一看就不是我的字…… 上课时间学生们起哄,于是家政老师烛台切满足大家,把所有学生一个个kiss过去,迅速的碰一下那种。石青小情侣也在,两个人位置很近但排序一个特别考前一个特别靠后。青江本来说不用了不用了,没反应过来就被亲了。脸通红的埋在臂弯里。石切丸不乐意了把青江拖过来深吻。轮到石切丸的时候他想拒绝,烛台切伸手一托,没躲掉。然后脸红了。一低头对上青江戏谑的笑容,啊脸还是很红。全班四十多人,只有我,没得到烛台切老师的kiss。解释起来有点麻烦,类似于来晚了错过了。我也想要烛台切老师的kiss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翻滚】让我再去一次那个教室啊啊以及烛台切老师曾经有恋人,去世了。之后再也没谈恋爱。 前两天的梦。蜂须贺在大学寝室里被摇醒,被告知变天了,你地位变了。不过没事你就下降了一点点。剧情应该挺复杂的不过就记得这点了。和“就下降了一点点”对比的是有不少人相当惨。然而想不起来。 再往前一点的梦,梦见吃到了歌仙以及在歌仙指导下青江做的甜点。详细的晚点补上,我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