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死者死,当病者病,当侮者侮。”

《轻羽飞扬》完结……但是写这点东西和作品本身关系不大。 最后一集烂尾……恩,确实是没处理好。能看出来编剧努力的试图来一个积极的上扬结局,然而情绪流和逻辑都支离破碎,给人的观感很不好。前面的剧情里其实就能看到这种问题,也不算太意外吧。 然而弹幕真是太恶心了。 主要的喷点在“洗白”和“喂屎”上吧。我真的很讨厌这些词。前者是粉圈那一套思路,后者是情绪激烈而模糊不清的流行语。不喜欢、不满一部作品或者作品里的人物,有什么说什么。人设,剧情,节奏,伦理,审美,价值观,是哪里让你不舒服了,表达出来没有什么困难的吧?毕竟是你自己的感受啊。“喂屎”是什么?但凡作品里哪里没把观众老爷伺候舒服就是喂屎,这个人因为“洗白”角色,那个人因为作品表达的价值观,再来一个不满意比赛结果的。其实有些还算有道理,但是如果不去专门了解某个人的想法,那就是满屏幕的“喂屎”。因为词语的含义模糊不清使其本身变得毫无意义,仅仅是发泄情绪而已。 【但是用“喂屎”形容火影的结局我没有任何意见,毕竟是几乎毁掉所有的人物塑造且价值观恶臭的结局——换言之,没有垃圾到这个地步,我觉得不应该被用上这种词。而且当时,比起单纯的骂,小论文可是层出不穷 这种用语的单一化也同样令人作呕。本质上都是一样的,放弃思考,喷射情绪垃圾。 《轻羽飞扬》在B站只有4.3分。真惨,博人传都有6.1呢。就算是高开低走也太惨了。光是作画也值个9.5啊,和不那么好的剧情平均一下至少也有7分吧。其实最后一集之外的部分真的不算差啊……而且现在的番剧最后一集处理不好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了。同档期的天狼和少女歌剧,开始的时候都被给予了很高的期待呢,最后收尾都收得挺微妙。哇,天狼居然9.1哎。我都忍不住觉得是不是因为轻羽飞扬是女性为主的故事所以观众恶意才这么大呢,要我说天狼那种强行的结局更莫名其妙啊。【冷静想想也许和轻羽飞扬的题材更贴近现实也有关系?而且有原作所以期待更高,恩……不行,说服不了我自己。 好吧,少女歌剧9.8……我觉得最后它彻底流于俗套真的有够糟糕啊,居然这么高?为什么啊?百合就那么加分吗?

【石青】美女蛇

从前有一个石切丸,是个书生,要进京赶考。 一日行到黄昏,该找个地方休息了,正好看到一座佛家宝塔。塔身巍峨,凑近也可看到斑驳的雕梁画栋,可见曾经十分华丽。只是如今已经破败,虽不至于残垣断壁,但满是灰尘,周遭蓬蒿足有数尺深。 好在石切丸不是十分讲究的人,有地方睡就十分满足,今夜便在此留宿。花了些时间整理出一个能睡的地方,天已经黑下来。他见外面夜色晴好,遂出门赏月。 这时他听见有人叫他,巡声过去,是个年轻人。在墙头上只露了脸,还被头发遮去小半,但看着也是面容姣好 见他回头,年轻人笑一笑便下去了。 石切丸有点困惑,但自己脚程不快,夜里也看不清,决定明日再找那个年轻人 第二日,石切丸去年轻人出现的地方找了找。然而目之所及只有近人高的蓬蒿,既找不到人,也看不到什么痕迹。他心想,本以为能新交个朋友,看来是没有这个缘分。 回到宝塔,看到有一瘦高男子立于塔前,长发及地,形貌迤逦,佩有长串的佛珠。 此人自称数珠丸,因为尘缘未了而带发修行。此行是为寻找自己的弟弟,也为了却尘缘。 他又说石切丸面上带有妖气,怕是撞到了什么怪异。问他可有遇见什么奇怪的事。石切丸想了想,似乎只有昨晚的年轻人有些奇怪,便与他说了。 数珠丸沉吟半晌,道,这怕是美女蛇。这位施主的气息温润充沛,正是妖物喜欢的。美女蛇对自己的猎物,会叫上三次。第三次便是被吞吃入腹之时。 但也不必担心。僧人拿出一小匣。此乃飞蜈蚣,专治美女蛇。你只要将其置于枕边,自然保你性命无忧。 石切丸谢过,但心有疑虑惶恐。入夜并未将其放在枕边,但也没有离开宝塔。 他在塔的高层收拾了一个房间,辗转不能入眠。不多时,果然又听到有人唤他。 回头一看,可不是那个年轻人。石切丸想叫住他,询问种种困惑。可那年轻人不等他问,又笑着隐去了。 石切丸来到窗边向下看,这里离地面有数丈远,而周围一个人影都没有。 他心想,这果然是妖怪。第三日向僧人说了晚上的经历,对方并不吃惊,只是嘱咐他今日定要用飞蜈蚣。石切丸心中叹息,但还是将其摆在枕边。 又入夜,石切丸未等很久就听到又是那青年的声音唤自己的名讳,可还未说完,枕边的匣子里就飞出一道金光。 只听外面的东西似乎叫了一声,接着又有什么翻滚跌下宝塔。这时那道金光便又飞回匣子,再无动静。 石切丸慌慌张张跑出宝塔,四处寻找跌下的东西。僧人在其后缓步跟上,从草丛里拎出了那妖物。 那妖物是人头蛇身。头发是和蛇身一样的青色,额头上有一小伤,略流了些血。面上还维持着惊恐的表情。 僧人解释,那飞蜈蚣专吸美女蛇的脑髓。现在妖物已死,施主可以安心睡觉了。 此后,又有许多穷苦书生借宿此地,但再无人见过美女蛇。 END 学习太无聊了,翻出了以前的脑洞。 好想聊天,请和我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