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死者死,当病者病,当侮者侮。”

脑洞整理-朱颜改

@关若何何何 的脑洞 5.25 我昨天晚上想了个很奇怪的 是说,这是一个以颜值为战力的世界 如果一个人被毁容 就相当于他没有了存在的价值 千手家战斗力强 是因为全家上下的仙人体 即使被伤到了脸 也不会留疤 很快恢复 宇智波家是因为从出生战力就很高并且把脸保护的很好 然后 这个时候扉间和奈要在一起 斑很生气 泉奈就说 喔 扉间 你让我哥揍一顿出气就好了 反正你恢复力也很强嘛 然后斑最后三刀 给到了扉间的脸上。柱间本来在观战,想要阻止却来不及,泉奈就在旁边拿着绷带安静看着 结果他们把扉间送回去之后 柱间莫名生气了很多天 这时候奈要照顾扉间嘛 他看着扉间满脸绷带 其实心里特别不舒服 就是因为这世界以脸为尊 所有人看见别人脸上受伤 都会生理上害怕 不想接近 这天晚上泉奈忍着这样的本能过来照顾他 勉强开玩笑说 你怎么这么弱鸡 换做你哥 几个小时就好了 扉间没说话 第二天早上骗泉奈说他去买早餐 然后找他哥领了个无限期的任务就跑了 泉奈等人等不回来,跑去质问柱间又给扉间安排了什么任务,柱间尽量心平气和地告诉他扉接的是什么任务 然后说了一句 真没想到那时候你竟然就在旁边站着 泉说怎么回事 柱间说 喔 原来你不知道 扉间因为母亲是外族人的缘故 他是全族里唯一一个没有仙人体的 也就是说 他脸上会留疤 不会恢复 相当于他被废掉了所有战力 接下来没想好 可能是什么 兄弟反目 奈当二代 命令扉间回来 最后发现自己的确生理上接受不了 be之类的。 就是 因为这个颜值为尊的世界嘛 他们是天生的对脸部受伤 甚至留疤这件事 有本能恐惧和敌意 是自己控制不了的 斑的话 他虽然后悔自己的冲动 但是没有任何补救措施 而且泉奈会忍着不跟哥哥生这个气 因为他自己是策划者 推动者 和旁观者 不过我觉得兄弟反目不至于 就是会有些隔阂 其实泉奈 一开始也没有想到斑会往扉间脸上招呼 他有一种 试探的感觉 之前和扉间打的时候 他也已经发现了扉间是整个千手里面最小心翼翼保护面部的 别人都没有戴门框。 他觉得这一点很有趣 才找扉间当对手 这么多年来 一次都没有打中过 所以他发现斑要往扉间脸上招呼的时候 他还想着 喔 这一天终于让我见到了 以至于 后来为这样一闪而过的想法 后悔半生 扉间后来被他用“不回来你就是叛忍”的理由回去过一次 发现奈的确是无法接受之后 又悄悄离开了 留了张纸条 说 也许是天意不希望我们在一起 你也不用自责 你会找到更好的 然后再也没有被泉奈找到过 可是他俩都不能相忘于江湖 是啊 扉间很爱泉奈 很爱很爱 泉奈,不能蒙着眼睛和他见面吗。。。 噢 你这么说 倒是可以这样 扉间还可以留胡子啊 泉奈把眼睛送给斑 然后跟扉间一起离开 他说 这样也好 你就再也离不开我了 扉间流着眼泪说 你还嘴硬 明明是你离不开我 。。。这是he吗 这已经是很好的结局了 至少没有兄弟反目 而有情人都在一起 我知道 但还是。。。 你考虑一下留胡子? 留胡子又不能把三个杠全部遮住 唔。。。 而且扉间一看就 体毛稀少 啧。。。 下巴也许可以 腮帮子不太可能 @若何 纯纯的!大写加粗的HE啊! ——什么叫你丑没事我瞎

脑洞整理- Gone, gone, gone

贵乱注意,性转注意 5.23 想到一个,有点糟糕的脑洞 算扉间视角吧。现paro,扉间有点喜欢泉奈♀ 但是家族利益对立 泉奈也知道他喜欢自己 在两位哥哥有点合作苗头的时候 泉奈找上扉间 去酒吧喝了两杯,上床了 玩得特别激烈 扉间胸口脸上都被划出了红印子,甚至出血了 还从床上滚到地下 泉奈的脑袋在床头柜上狠狠磕了一下 折腾了许久 终于睡了 扉间睡得迷迷糊糊的,突然被弄醒,发现一群警察七手八脚的压住自己 懵逼的被押出门,看见泉奈披着警局的毯子哭哭啼啼的在那里做笔录 然后才慢半拍的意识到自己被逮捕的罪名是“强奸” 斑听说这个事当然要气死了 合作的事业告吹了 幸好传媒业是千手有涉猎而非宇智波 不然一定会大肆宣传到扉间没法做人 “强奸”这个事基本上是“人赃俱获”,扉间怎么辩解都没用……两边的律师都挺厉害的,水平差不多 各种综合起来看明显是宇智波这边有利 千手不想事情闹的太大,于是两家私下解决了 宇智波按理说……按理说斑是不会松这个口的 但是泉奈说算了,让他们破点财就算了 斑这个时候太心疼妹妹了,什么都听她的。也只好算了 扉间自然是恨死泉奈了 不幸中的万幸是至少柱间相信他是无辜的 【但他也不觉得泉奈是故意的,坚定的相信这其中有什么误会 扉间脸皮薄。在国内感觉没法做人了,于是出国发展了 【因为看起来有点像《消失的爱人》,于是……】 扉间就是那个 后来死掉的备胎男 噗,但是备胎男一直深爱Amy啊 不过如果是的话 泉奈的丈夫是谁…… ……柱间 ……厉害了 柱间出轨斑吗 嗯 柱间一直在追逐一个乌发杏眼的美人,那个美人的头发总是恣意的乱翘,脾气也和头发一样不羁 他先遇见了泉奈 可他又遇见了泉奈的哥哥 那后面的剧情可能不一样 柱间不会回到泉奈身边,更不会任她控制 要不就泉奈和扉间在一起吧 斑和柱间 那也不一定 如果泉奈有了柱间的小孩 Amy杀备胎的原因是备胎想控制她,Amy无法忍受。这里就看扉间怎么对泉奈,以及泉奈怎么应对。。。不过泉奈肯定不甘心就这么放过柱间 扉间的话 说不定也记恨泉奈好多年 但是真见到了又觉得忘不了 话说 斑还是男的? 对 泉奈有控制欲 柱间受不了 同时柱间也是 明明变心了 却一副伪善的样子 最无辜的是我老扉 包庇犯人,也不完全无辜 他一开始想着,抓住泉奈小辫子了 可以慢慢报复 至于后面是纯爱还是黑泥 都可以 必须黑泥啊 这么个开头搞纯爱多可惜

脑洞整理-情不知所起

@鱿鱼大妈 的脑洞 记录有缺损 5.18 扉间在一个贵族学校读书 但是家里挺穷的 他是特长生 打棒球进去的 不是说挺穷 他们国家是另一个国家的殖民地 本地居民都挺穷的 那个贵族学校是那个侵略他们国家的人开的 里面基本上都是那个国家的小孩 就扉间不是 然后斑是那个国家一个将军的小孩 斑的家在殖民地很有权势 斑和扉间是两个棒球队的 扉间就去了 结果发现是在将军府里 因为他总是去 门卫也放他进去了 然后他发现将军的女儿 就是泉奈 是那个线人 扉间和泉奈接触以后 两人慢慢有了好感 那时候斑却很烦躁 他有很多事情想和扉间说 但是又不敢 比如说他爸爸越来越奇怪了 后来大概是泉奈的事情被发现了 他爸爸逼他杀了泉奈 对外说的是泉奈病逝了 扉间知道以后很焦躁 去找斑的时候斑说希望他带他走 但是扉间当时根本没心情听他说这些 两个人在体育场的器材室打了起来 斑那时候拿了刀子 不过没捅扉间 后面扔掉了 但是打的时候推了扉间一把 扉间摔进杂物里面的时候后背正好捅了进去 但是斑不知道 他那个时候推了就跑掉了 对了 那个时候是 应该是一场正式棒球比赛的前一段时间 那个比赛斑和扉间都准备了很长时间 斑跑掉以后就去比赛了 他没想到扉间受伤了 扉间到最后几秒的时候才出现 穿了件黑色的衣服 那场比赛打得很激烈,应该是最后几分钟很关键的时候,扉间突然跌倒了,然后就爬不起来,那场比赛还是斑的队伍赢了 扉间回去的时候衣服脱下来后背全是血,第二天柱间的住所被联盟军找到,冲进去的时候里面已经人去楼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