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死者死,当病者病,当侮者侮。”

 

炎夏

虽然这并不是适合忍者说的话……可真是热得受不了啊。

宇智波泉奈翻了个身,把长发又往上拢了拢,之前躺的位置留下了一个汗津津、滚烫的人形印子。左手横在印子的腰上,但他懒得再动。而且只有对比着旧地的热度,才能让他觉得现在躺的地方确实稍稍凉一点。房间里门窗紧闭,试图挡住阳光和热浪。为了能好过一点,他自然也没有躺在被褥上,而是直接在榻榻米上。上午还命人取了一大块冰来。即使如此,汗水仍旧源源不断的产生,顺着肉体的沟壑流下来。靠近根部的头发几乎被汗水浸软了,至于透湿的衣服早就被扔到一边,仅仅在腰上缠了一块布蔽体。刘海是早就用汗梳上去了,他毫无形象的把脸贴在草席上,希望它能吸掉一点体液。


http://nos.netease.com/imglf/img/WWxxN2RRSHg0eFF4eDBzbjA1SWwvOFVZWVczY2d0eC9xQ013Z3ZJRmNycnpqallHYUhEb1d3PT0.jpg?imageView&thumbnail=500x0



“泉奈笑着抬手要指衣柜的位置,心里一闪念,手在空中画了个圈指了最近的浴室的位置,让扉间随意用里面的东西。” 不能暴露自己的东西是怎么放的。 
【不想再重写一遍文末的freetalk了。。。太心累了



发图也不行了,试试图链……_(:зゝ∠)_

谢谢 @社会你若何 帮我做了图链以及在我写不出来的时候听我干嚎~☆

标签:扉泉
评论(16)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