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死者死,当病者病,当侮者侮。”

 

脑洞?

研究民俗学的大学教授石切丸。某日被一只黑猫缠上了。这只猫皮毛油光水滑隐隐反着绿光,眼睛是稀奇的红黄异色,身形修长身姿矫健,一看就不是流浪猫。非常淡定的在他家蹭吃蹭喝蹭沙发垫,要不是卧室关着门就上床睡觉了。被萌到却有轻微洁癖的石切丸非常头疼。每天都在纠结要不要撸猫。

石切丸班上来了个蹭课的学生笑面青江。因为姓氏很罕见所以找到他攀谈起来。结果是孤儿,研究这个姓氏的路径差不多是断了。但也因此开始格外照顾他,虽然这孩子满口不正经,但学习还蛮认真的,对民俗学确实了解不少。两人熟悉了之后石切丸还打算着去收养过他的地方调查一番。

青江是只活了几百年的猫妖。因为石切丸身上清净温和隐隐带着威压的气息注意到他。很像是以前的神官,在一百年前遇上这种气息青江一定会绕着走的。不过现在哪还有会除妖的神官啊,神官本身就少见得不行。因为太久没遇到过反而来了兴趣,于是就各种蹭吃蹭喝耍他玩。人形用幻术骗了张学生证去上课。

在一起之后。
青江: 你特么居然真的当过神官?!你家还有神社?我不要在这呆了我……
石切丸(拎住青江光溜溜的后颈): 现在想跑也太晚了一点。

后来知道这个消息被闺蜜们知道了,青江被不是人的的歌仙、不是人的宗三、是人的蜂须贺追着揍了一圈并狠狠念叨了一顿,暂且不表。

我觉得民俗学这个意外的适合石切丸呢……看起来是个很古板无聊的学科,但很多民俗认真去追本溯源的话,都是些很血腥的东西呢。
青江活了那么多年搞不好能帮石切丸哦?不过很多事他都不怎么记得了,因为是只重视当下的猫妖呢

标签:石青
评论(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