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死者死,当病者病,当侮者侮。”

 

吃了块黑巧喝一大杯水,姑且算是不饿了。

晚上吃的是台式卤肉饭,放了许多糖的浇头和本身就是糖的米饭,虽然感觉自己还能吃三大碗……想想热量哭着放下了勺子。

最后大火收汤的时候没敢收太久,结果是一大碗汤汤水水,一点都不粘。放了两根干辣椒,结果有点呛。辣味轻飘飘的,刺得人想咳嗽。国内那种浑厚扎实的味道到底是怎么做出来的啊……

炖肉的时候炒了洋葱。这个以前从没出过问题,今天不知怎么了,竟然也不好吃。明明已经变软透明了,一咬下去居然脆生生地冒刺激性的汁。

卤肉多出来的汤汤水水能煮米粉,洋葱可怎么办……

评论